夏至

🙋🏻‍♀️戳置顶啊啊啊~~小仙女们!!!🔮

这不就是盾冬角色歌吗?????



《光年之外》😌😌😌

诈尸啦!


不知道为啥复制过来以后分段都米了,

生气鸟,

直接导图片👌🏻

【白魏】未来的我们

*设定很重要:吸血鬼山×国王勋

*特别ooc我的锅

*私设如山,不喜勿入

*一发完,4k字

---------------------手动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

在一座神秘的山上,有一个神秘的国度,大勋是这个国家的小王子。百姓们其乐融融,国王一家十分受百姓爱戴。

但他小的时候很烦恼,他胖胖的,没有小朋友愿意和他当朋友,小朋友们知道大勋是小王子,也不敢欺负他,只是敬而远之。

大勋其实不太开心,但是他并没有放在心上。他习惯了自己和自己玩。

在他的城堡后面,有一片小树林,大勋最喜欢在小树林中玩了。

早上的树林,有一束束初升的阳光透过树叶,照到地上,他经常会捡起一片刚刚掉落的绿叶,对着阳光,看清叶子的纹路,然后心满意足的放下。

中午的树林,大勋最喜欢树林中的小动物们,他把小鸟,小松鼠当做朋友,会对着他们说话,给他们配音,即使他知道,他们听不懂。

晚上的树林,是大勋最害怕的地方了。他不知道树林中有什么未知的东西,即使有着一队精英战队跟随,他也谢绝踏进那里。

但是在某个冬天的一天,大勋一整天都泡在小树林里,他忘记了时间,天黑的很快。

大勋在树林里慌忙的走着,因为视线不是太好,他渐渐失去了正确的方向。

他整个人开始发抖,喘息声越来越沉,想要大声呼救,却又不敢大叫。

只好用颤颤巍巍的声音小声叫着:“有……有人吗?我……我迷路了,谁能帮帮我?”

走了一段时间,他累了,就靠着一棵树坐了下来,四处看看,听到远处的草丛中有声音,而且噪音越来越近,他不敢动,在原地僵住,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流。

终于,那个声音和他只隔了一道草丛,他紧紧的闭上眼,等待着死亡的审判,可是想象中的“野兽”并没有动手。

大勋睁开眼抬头看,是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小孩子,脸蛋白白的,眼睛像水一样澄澈,眼睛旁边,有一颗小小的、惹眼的泪痣,穿着不太干净的衣服,而他唯独不同的地方在于——这个孩子有两颗小小的尖牙。

这个孩子正在盯着大勋,上下打量着他。

大勋看见了那两颗尖牙,问:“你……是……吸血鬼吗?”

那孩子没说话。

他又说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我的血,不好喝。”说着说着,大勋哭的更厉害了。

那个孩子还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,抬起手指向大勋的身后。

“你是说我的家在那边吗?”大勋回头看了一眼说,而他的眼泪也不再吧嗒吧嗒的往下掉。

他赶紧站起身,一边后退一边说:“谢……谢谢你。”

然后赶紧跑了。

他回家的时候,他的爸爸妈妈正焦急的站在门口,看见他满脸泪痕,都心疼坏了。

可是,他并没有把那个小吸血鬼的事告诉爸爸妈妈。

第二天,大勋傍晚才出门。

他是专程去找那个小吸血鬼的。

他还特意拿了个小篮子,里面是面包和肉。

天黑得更快了,大勋按捺住自己的胆怯,一步一步的走。

他又听见了熟悉的声音,他知道,是小吸血鬼来了。

当吸血鬼再次出现的时候,大勋还是很害怕,可是他还是哆哆嗦嗦的把篮子递给了吸血鬼,说:

“这是……面包,和肉……我……我来谢谢你……昨天帮了我。”

吸血鬼接过了篮子。

大勋又说:“你说不出话吗?”这是他头一回没有结巴。

吸血鬼又不说话。

“看来你是了吧。”大勋不敢看他,因为他的眼睛一直死死的盯着自己,好像下一秒就要吃掉他一样,“那,谢谢了。”

说完以后,大勋赶紧转身跑了。

在自己的小床上,大勋觉得其实这个吸血鬼也没有自己想象的可怕。

所以,以后的每天,大勋都鼓起勇气去夜晚的树林中找小吸血鬼。

大勋会跑到树林里,瑟瑟发抖得等着,吸血鬼也会如约而至,他会拽着小吸血鬼畅谈“人生”,主要是今天他又看见什么样的小动物,又怎么给他们配音了。

小吸血鬼一句话也不说,只是死死的盯住大勋。

有一天大勋终于觉得自己的话太多了,才问了一句:

“你到底叫什么?你真的不会说话吗?”

吸血鬼这才将目光移开,说:

“我会。”

大勋十分惊讶,立即爬起来在小吸血鬼旁边大叫着:“真的吗?”在淡白的月光下,小吸血鬼看大勋看的入了迷。

“那你有名字吗?”

“你就叫我白吧。”

“白?”

“怎么了?”

大勋沉默了一会儿。

“真好听。”大勋说话的时候又笑了起来,眼睛弯弯的,梨涡浅浅的。

从此,大勋更喜欢这个叫白的小吸血鬼了,他依然会每天来找小吸血鬼聊天,逼着小吸血鬼说出自己的故事,然后再把自己的故事一股脑全部告诉他,甚至包括自己门牌号码等等。

大勋在这辈子找到的第一个朋友,就是白了。

可是在大勋十三岁生日的第二天,白却没有等来大勋。

白认为可能是大勋临时有事,并没有计较。

可是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半个月。

白知道,肯定是大勋出了什么事,越等越着急,他在白天全副武装,穿上大斗篷,带上斗篷上的大黑帽子,上了街。

他在街上走着,低着头,希望听清四周的人在说什么。

他走到一个水果摊旁边,听到卖家和客人说着:

“你说国王怎么了,突然把小王子关起来,这都半个月了。”

“你不知道吗?听说有人要联姻。要娶了小王子!”

“娶?小王子不是男的嘛?”

“是呀,那也架不住有人要娶啊。说是什么,看着小王子可爱。”

“可爱?哎……可爱怎么都不成了。”

白在旁边忍不住了,咬着后槽牙低声问了一句:

“那您知道是谁要娶小王子吗?”

卖家被吓了一大跳,但还是回答:

“这个我不清楚,只知道联姻的队伍来势汹汹的,估计不是什么贫穷的国家。”

白默默的离开了。

到了晚上,大勋一个人坐在床上,这半个月来,他知道了自己要被娶的消息,每天都被吓得哭个不停。

他想小白,他希望,哪怕……哪怕是小白娶了自己,他也愿意,但是那个人素未谋面,他的恐惧就不由得加深。

就这样,小白在白天晚上寻找着关于小王子和联姻国家的一切消息;而大勋却学着什么跟他的性格一点都不相符的宫廷礼仪,他每晚都绝望的望着窗外,为自己倒数着时日。

在大勋十八岁生日那天,意外却发生了。

本来在这天,国王和王后要去联姻的国家商量事宜,可是却被加急快报吓了一跳——他的父母在路上出事了。

大勋怔怔的坐在地上,任凭身边人怎么叫他。

他觉得这个世界上他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。

他不知道他还能依靠谁。

过了几日,他派所有战士去寻找父母的尸体,可是杳无音信。

他当上了国王。

敞开了城堡的大门,跟自己的国民们说:

“这几年中的不愉快,请大家都忘记吧,我会让大家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好的。”

恰好,小白就在这群国民中。

大勋变了,变苗条了,有着平常青年都少有的英气,他变得更加成熟,更加坚强了。

他觉得自己该守着大勋。

他决定每天晚上,都在城堡大门附近休息,但凡有歹人靠近,他好察觉到。

可当天晚上,承包的大门被打开了。

是大勋。

大勋神神秘秘的走了,小白跟着他,走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。

是他们小时候一起聊天的大树下。

可小白认为没有露面的必要,毕竟,如果被大家知道了,国王与一个吸血鬼走的太近,不是什么好事。

大勋等了半天,却发现等不来人,白知道,他在等他。

他被解放的第一天,就来找他了。

可是白天看似坚强的大勋却靠着树抱着腿蹲下了,他哭了。

一瞬间,小白好像回到了几年前他们刚刚相识的时候,大勋也是这么脆弱,这样在他的注视下哭的。

白躲在另一棵树后,手指死死的扣住树干上粗糙的纹路,眼中充满的是不舍与愧疚。

“对不起,大勋。”留下这一句只有自己能听见的道歉后,小白悄无声息的离开了。

此后,大勋开始了白天管理国家,晚上就来小树林等候的生活,在小树林中,他经常会因为白天的过度操劳而睡着,小白就在不远处守着他,生怕大勋出危险。

可是大勋家在他小时候认的联姻的日子却要到了。

终于,联姻的队伍进入了这个王国。

而大勋也像待宰的羔羊一样,守在城堡中。

小白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

他知道虽然大勋可以治理好一个国家,却没能力应付自己的感情。

这是他,也是他们的软肋。

当天晚上,城堡中举办了一场晚宴,是为了迎接远道而来的联姻王子,整场晚宴中,大勋都挤出了一股极其不自然的的笑容,毕竟这场联姻并非他本意。

夜晚安顿好了客人,大勋又偷偷跑出来,跑到树下,装作有人听他说话的样子,把他的心事都说出来。

可谁知道,真的有人在听他说话。

小白知道了大勋的难言之隐,却无能为力,自己心里着急。

可是不幸的是,小白看见联姻的王子也随着大勋出来了。他发现了大勋和小白共同的秘密。

小白在大勋睡着以后偷偷找上了那个联姻王子。

“你接近大勋有什么目的?”

“怎么他只许你喜欢,不许我娶进家门?”

“如果你对他好,我可以原谅你放过你,但是如果……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联姻王子注意到了他的两颗吸血鬼特有的尖牙,说:

“吸血鬼了不起吗?如果我昭告天下,你们的国王不结婚是因为他喜欢一个树林里的吸血鬼,是对你们好,还是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他就挨了小白一拳。

“给我注意着点。”小白冷冷的说到。

但大勋并没有睡熟,他找到了噪声的来源,不仅发现了联姻的王子,更看见了他朝思暮想的人。

但他觉得这段谈话并不简单,只好躲着听。

“为了你的心上人,你最好不要来招惹我,而我,就是来跟你抢人的。”

“你!”小白气的没话说。

“要不然你为什么一直在暗处看着他而不露面?不就是为了保护他?”

“我的事情与你无关。滚!”

王子笑笑看向别的地方,正好与暗处的大勋四目相对,好像是故意让大勋听见这段谈话。然后他走了。

大勋赶紧爬起来去找小白,可是一抬眼的功夫,人就没了。

大勋失望地回了城堡。

回了城堡,大勋躺在床上,他想了很多。

不能让这个人来伤害小白,所以,他决定顺水推舟,联姻就联姻,哪怕是出口气。

很快,国王决定与别的国家王子联姻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国家。

小白也知道了。

他明白大勋不是真的联姻这么简单,因为他知道大勋喜欢他,也是因为他不相信大勋会就此认命,然后嫁给这样的人渣。

日子又一天一天的过去,终于到了要“结婚”的日子了。

小白混在人群中一起参加这场盛大的婚礼,手中拿好银刀,找好的机会下手。

可是,计划赶不上变化,大勋发现了他。

大勋并没有跑过来抱住他,只是盯住他,好像有什么想说的,却说不出口。

整场宴会被维持的很好,小白没有机会下手。

在晚上,大勋和那个他并不熟悉的男人坐在同一张床上。

虽然自己心里已经恶心的反胃,可是他还是要逼自己这么干——大勋轻轻扶住了那个男人的肩膀,男人微微一笑,一个翻身就把大勋压在身下。

未来是什么样的,大勋不知道,他只知道自己现在最大的敌人,是和自己“结了婚”的人。

他觉得自己没有用政治扳倒对方的能力,就——把对方榨干。

这个主意太变态了。

他自己也知道。

可是他别无选择。

此后,每天,他都装成小白兔的样子,可是谁知道这只小白兔,竟是狐狸扮的。

果然,男人的身子越来越差,而大勋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。

可是有一天晚上,男人竟然抱着蒙着眼睛的大勋出了城堡,到了小树林里的那棵树下。

小白听到噪音靠近了那棵树。

看到了心碎的一幕,大勋正顺从的抱着那个男人,像一只小奶狗一样。

他一气之下跳出草丛,直接咬上男人的脖子,男人脖子留着一股一股的血,整个人倒在地上抽搐着。

而大勋看起来也不太正常,他小声嘟囔着什么。

小白仔细听,听到的是:

“小白……小白……帮帮我……我热。”

他这才明白,大勋这么顺从全是因为被男人下了药。

而大勋也从未喜欢过这个男人。

小白心疼的看着大勋,温柔的将他抱起来,送回了城堡,在他身边守了一整夜。

第二天,王宫里出了命案的消息又传满了整个王国,大家人心惶惶。

作为国王,大勋有义务站出来稳定民心。

“我,以一个国王的名义发誓,保护大家的安全,请大家不要担心,这不是命案,只是他……身体不好,昨天晚上……”

民众们纷纷低下头。

“但是,我要宣布一件事。”大勋又继续说,“为了保护所有国民的安全,我讲任命小白为我的骑士。虽然他是一个吸血鬼,但是大家不必惊慌,他是我从小到大最重视的人,他从未伤害过我,反而,保护了我很久。希望大家不要怀疑他。”

的确,让一个吸血鬼当一国的骑士未免过分,所以最开始的那几天,国民们都提心吊胆,可是,一年过去了,两年过去了,整个国家平安无事,大家也都放下了防备。

而大勋和小白,也终于可以,在大家的注视下,一起走出城堡。

他们知道,自己肩上不仅仅担负着整个国家,更有对方的安危。

他们知道,未来不会太差。


每日挠字👌🏻

iOS捅我刀

捅死我算辽

日常第十五弹




闺蜜二人十分颓废




特种兵吃鸡


魔法师求学




这一切的背后,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?




请点开图片收看:


《已婚的男人们》

【苏美】Starbucks门前会发生什么?

*我查了!!!!

  Starbucks是七一年的!!!!

  苏美的故事在六三年!!!!

  人类历史长河几十万年,

  让我们先忽略这八年好不好🙏🏻

*一发完小甜饼🤪

*私设如山,设定苏美两个人在一起了并且同居了👌🏻

*昨天刚刚看完舅局,苏美是神仙💗

[月饼]大家中秋节快乐鸭![月饼]

-------------------手动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

在罗马广场附近的一家Starbucks门口,两个高大的男人面对面走着。

稍稍矮一点的男人向咖啡店门偏头说:

“SHALL WE?”

高一点的男人撇了撇嘴没说话。

矮一点的男人笑了,露出了他超级可爱的小虎牙,执意要在进咖啡店的时候把手搭在高男人的肩上。

在座不会都认为事情只是两人一起喝咖啡吧?

[一周前]

Napoleon觉得最近Illya太冷漠了。

不管Napoleon干什么,Illya都不会抬眼看一下,最多的回复是:

“Hm。”

Napoleon甚至,

他甚至,

让睡衣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然后躺在床上。

而Illya呢?拿着报纸径直走过床前。

Napoleon看着Illya的背影,用口型说了一句:

“FAQ!PERIL!”

Illya什么都不知道,只是过着自己沉闷爆炸的生活。

Napoleon觉得自己一定要引起Illya的注意,

他大眼睛一转,

坏主意就一个个的涌上心头,

他从中挑出一个最有杀伤力的,

并且当即执行。

他从床上下来,走出卧室看着Illya正在餐桌前看着报纸,他就背对着Illya直接脱掉睡衣,剩下光滑厚实的后背说了一句:

“我烧的那个磁带是假的,真的已经被我送回美国了。”

这个计划几乎是奇效。

Illya缓慢而震惊的抬起头,Napoleon可以从那浅蓝的眼睛中读出千言万语,但更多的是不可置信,

和骂这个该死的cowboy的话。

几乎是同时的,

Napoleon想躲,而Illya扑向了他,像他们第一次正式见面一样,只不过这一次,Illya没有想弄死Napoleon,而是把他压到了床上。

Illya的手已经开始颤抖了,眼前的世界又不太真实,他压抑着自己的怒火,说:

“真的吗?”

“当然。”Napoleon超级自豪的笑了,好像他的目标达成了。

确实,他要表演磁带已经到了美国,他应该为了完成任务而笑;

而Illya也终于理他了,这是长时间里Illya对他说的第一句完整的话。

Illya终于压抑不住了,和Napoleon大打出手,整个房间里都是家具碎掉的声音,除非是铁块,否则任谁也架不住这么壮实的两个人。

他们的楼下,是一个弱小的女生,

她气势冲冲的上楼,一脚把门踹开,大吼:

“你们两个消停会!我还没结婚!我不想这么快当两个巨婴的妈妈!”

“Gaby……他说他把磁带送回美国了。”Illya不置可否的说。

“那之前烧的那个?”

“是假的。”Napoleon笑着说。

本来Gaby也很着急,但是看到Napoleon的这个笑容,好像明白了什么,对Illya说:

“Illya你先消消气,我跟Napoleon出去谈谈。”

“嗯。”

Gaby和Napoleon站在门外,Gaby说:

“你为什么要骗他?”

“因为他好长时间没理我了。”

“SOOOO?你知不知道你俩打架这栋楼都会塌的?”

“我知道,但是Illya已经好久没理我了。”平时风流的Napoleon此时却不知道有多委屈。

Gaby像心疼自己儿子的老妈子一样,揉揉眉心说:

“我去和Illya说说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Gaby进了屋子,看见Illya气乎乎的坐在床上,就对他说:

“你信Napoleon说的话吗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你相信他吗?”

“曾经相信。”

“如果你始终没有理过他,他忍了你很久的话,那他的话就不一定可信了。”

Illya怀疑的抬起头: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我相信他也是迫不得已的,他只是要引起你的注意。”

“我?”

“你最近对他太冷漠了。”

Illya看向别处:

“我……”

Gaby看着他发出了“嗯哼?”的声音。

“我错了……”Illya像小孩子一样承认错误。

Gaby像看到孩子们终于握手言和的妈妈一样操心。

Gaby让Napoleon进屋,自己笑着下楼了。

接下来的事情,她一点都不想知道,一点都不想观摩,肯定少儿不宜。

后来,Napoleon和Illya又像以前一样腻歪,

他们最喜欢去罗马广场附近的Starbucks喝咖啡了。



-完-



大家!

中秋节!!

要快乐鸭!!!


【默桑】当你成为我的全世界(完)


听说我的默桑要成真,

开心的我都开始更新了👌🏻


*囚禁play +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

*心理医生默×公司老总桑(桑总的公司名不要在意。)

*严重OOC

*私设如山

*默桑!默桑!默桑!重要的事说三遍!不喜慎入!

*不知道怎么形容了可以说是刺激叭不太懂自己了。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手动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日子就一天一天过去了,Thomas跟以前过得一样。

唯一的不一样,就是他已经放下了出逃的念头。


可是平静的日子终究短暂。


有一天,电脑又如约关上了,门锁也响了起来,Thomas兴冲冲的冲到门前看看Freddie这一天过得怎样,

可是,

开门的人不是Freddie。


一个男人凶神恶煞的冲进门来,身上还有浓重的酒味。那个男人的眉眼虽与Freddie有些相似,可对Thomas来说,更多的是一种陌生,一种仇恨。


与Freddie温柔的眸子大相径庭。


Thomas还在想这个男人为什么会有Freddie家钥匙的时候,那个男人却动了手,他要控制住Thomas的手。


Thomas立刻开始反抗,但是常年不运动的他,终于吃了亏。

他的两只手护在头的上方,和那个男人拧着劲儿,满脸憋的通红,他心里最想说的话不是你是谁;不是你要干什么;不是放开我,而是:

“Freddie!”

但是他没有说出口,他不直道这个男人真实的身份,他怕会给Freddie引来什么麻烦,他只好咬着嘴唇,拼劲力气跟男人对抗。


五分钟以后,Thomas已经被绑住手脚扔在了沙发上。

这个男人轻车熟路的找到了Freddie家的啤酒,开始大口大口的喝起来。


一边喝还一边冲着Thomas大喊着:

“你谁啊?你怎么在我儿子家?”

“……”Thomas什么都不想说。

“我问你话呢!”说着男人就捏着Thomas的下巴使劲给了他一巴掌,可他打完又说道:“哟,不说话是护犊子吧,这是谈恋爱了呀,你别说,这小脸长得还真是挺精致。搁我我也喜欢。”


Thomas的半边脸已经红了,他瞪着男人,依然一句话不说。

他可以感觉到嘴里已经有了血的铁腥味,在男人面前将一大口血啐到了地上。


男人又喝了一大口酒,看到Thomas这样更加生气了。


“你别给脸不要脸,包~养你的人是我的种。你们就都该孝敬我!”

“那我真希望他没有你这样的爸爸。”Thomas终于开了口。

男人的气不打一处来,把手中没有喝完的啤酒使劲摔到地上,酒瓶子炸开,碎裂的玻璃片像刀枪一样危险,就像Thomas现在的处境一样,四面楚歌。


Thomas认命一样的闭上眼,却还带着那种不服输的怨气。


男人说道:

“你敬酒不吃,我就给你吃罚酒。”


就把Thomas拽起来扛在肩上走进卧室,把他一把扔在床上。


Thomas用尽自己可以用的方法挣扎,可是没有什么用。

他被吓得大喘着气,却依然仇视着那个男人。


男人不由分说的扯开他的白衬衫,凉风掠过Thomas的皮肤,可是他却觉得如刀割一般的疼。男人的手极其不安分的在他身上游走,他每一分每一秒都觉得恶心,可是没人来拯救他,不会像童话故事里那样,白马王子总是翩翩而至。


Thomas慌了,他真的很想Freddie,Freddie从来不会这样对他。



此时,门响了。


是Freddie。


Freddie发现门锁被开了,一拧门把手就可以进屋子,觉得不对劲,大步流星的冲进房子。


Thomas知道,是Freddie来了。


Freddie一进卧室看见此情此景,沉默的,怒气冲冲的,拽起Thomas身上的男人,

给了他两拳。


男人被他的两拳捶的坐到了地上,嘴里只发出像野狗一样“呜呜”的声。


他看见Thomas劫后余生一样的喘着气,只是盯着那个男人,胸前的衣服大开,气就不打一处来,

又给了他一拳。


男人被打的坐不起身来,Freddie才罢休。


Freddie把绑在Thomas身上的绳子松开,问他有没有事,再让他去外面。


Thomas出房间以后,在门外听着。

Freddie说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那个男人说:“不是万不得已我也不会来找你。”

“是啊,你平时小偷小摸把自己养活的不错,要不是我供着你吃喝玩乐,你指不定还记不记得你是我爸呢。”Freddie语气平静的可怕。

“你真tm不会说话。”

“是你不配当个人。”

“呸!不说别的,五千。”

“想得美。”

“怎么,是因为养了小老婆,连孝敬爸爸的钱都没了吗?”


Thomas听了这话很不舒服,他仔细一想,这说法没什么不对。可是他不甘心。


可他只听见寂静的屋里一声响亮的巴掌声,他知道是Freddie干的。


“你滚吧。”Freddie声音有些颤抖了。

“算你狠,以后我发达了,你也不是我儿子了。”

“那真是谢谢你了。滚!”


男人跌跌撞撞的打开了房间门,嘴里都是血,白了一眼门外的Thomas,又拿了一瓶啤酒,走了。



  • ⅩⅠ

Thomas冲进卧室,看见Freddie坐在床上,他就跪在Freddie旁边问:

“没事吧?”

“他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。”

“你放心,我不会在意的。”

“我……这就是我不跟你说我家庭的原因。”

“我明白。”

“那两个房间锁起来是怕他又来偷钱,我不是没钱给他,是不想给他。”

“嗯。”Thomas知道了Freddie的处境,“那你以后打算怎样?”

“只要他不来烦我,我也不会去找他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没事吧?”Freddie拿起Thomas的手,看着手腕上的勒痕。


Thomas赶紧把手抽回去说:

“没事。”


“你没被吓到就好。”

“你来了就好。”

“我今天打算给你做一顿大餐。”

“今天什么日子啊?”

“你猜啊。”


两个人都在夕阳的笼罩下,暖暖的笑起来了。


-完-




完结啦!!撒花!!!

【默桑】当你成为我的全世界

*囚禁play +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

*心理医生默×公司老总桑(桑总的公司名不要在意。)

*严重OOC

*私设如山

*默桑!默桑!默桑!重要的事说三遍!不喜慎入!

*不知道怎么形容了可以说是刺激叭不太懂自己了。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手动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新鲜感总会过去。


Thomas有些厌倦了,每天的生活都是处理公事,等Freddie回家。后来的他,脸上已经没了往常的笑容。


终于一天,Thomas忍不住了,他要找Freddie聊聊了。


“Freddie……我想出去看看……”

“这可不行,CEO先生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你会跑掉。”

“我不会。”

“你骗不了我。”


……


确实,Thomas只是个成天和公司的事业打交道的人,而心理学这方面他算的上是一窍不通。可谁让他遇上的,却是职业的心理医生。


“不行,我一定要离开。”

“你应该休息。”


Thomas忍着最后的怒火说:

“我,想,离开!”


Freddie脸上一如既往的笑容没了。

一句话都不说。

只是挡着Thomas的去路。


Thomas生气了,他用尽力气举起拳头挥出去,

Freddie随即偏过头捂着脸颊,嘴里还有血流出来。


可是Freddie没有还手。只是捂着脸看着Thomas。


Thomas受不了这种直穿灵魂的凝视,只慌乱的抢了Freddie的门钥匙和车钥匙,冲出房子,启动车子。他太想出去看看了,哪怕是回家。


在路上,

Thomas想的一直是Freddie捂着脸怒视着他的样子。

可五秒后,

Thomas终于参透了什么叫“鬼使神差”。


他掉头了。


他说不出来是什么让他掉了头,也许……


他知道,这一调头,就像是缓步走入深渊,他可能永远沉沦在深渊之中,眼中没了光芒。


但他在别的地方,又哪能体验到这样的呵护呢?

在他的世界里,只有官场的尔虞我诈和勾心斗角,体验不到一丝人情温暖。

他只在Freddie身边体会到了。


没人阻止他,他也没有停下,回了Freddie的家。



他竟然又乖乖的回来了。


Freddie还是坐在沙发上,只是手中拿着冰袋。敷着受伤的地方。


Thomas能明显的感觉到Freddie很生气。

他轻轻的用水打湿了毛巾,坐在Freddie旁边,帮他擦着血迹。


Freddie只是轻叹了一声:

“你怎么回来了。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
……


Thomas心里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,但现在更多的是愧疚。他觉得,Freddie没有错,是他太任性了。


Thomas一边为Freddie擦着嘴角,一边说:

“你并没有跟我说过你的家人。”

“他们都是故事的阴暗面,我跟他们已经常年不联系了。”

“我无权干涉你的私事。但那两个房间……”

“这也与你无关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再怎么说这也是我家。我在你眼中只是囚禁你的那个人和一个心理医生,其他的都是一些别的方面的……东西。”

“……”Thomas停下手,说,“给我治病的是你,让我改变的也是你,你还有什么是我不能知道的?”


Freddie听了这话抬起头来深情的盯着Thomas,眼中充满的是感激的光芒,好像Thomas是唯一一个想要了解他的人。


事实也确实如此。Thomas是第一个想要了解他的人。


但是很快这种眼中的光芒很快就消失了。

Freddie低下头:

“我不告诉你只是要保护你。”


“保护我?”Thomas觉得这不可思议,他认为什么事情都需要了解的透彻才有方法应对。


“先这样吧。”Freddie摆摆手,让Thomas不用再帮他擦血了,然后自己回了卧室上了锁。


Thomas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可是一定不简单。



-TBC-


大概快完结啦,做好心理准备。

🙏🏻🙏🏻🙏🏻🙏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