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至

🙋🏻‍♀️戳置顶啊啊啊~~小仙女们!!!🔮

每日挠字👌🏻

iOS捅我刀

捅死我算辽

日常第十五弹




闺蜜二人十分颓废




特种兵吃鸡


魔法师求学




这一切的背后,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?




请点开图片收看:


《已婚的男人们》

【苏美】Starbucks门前会发生什么?

*我查了!!!!

  Starbucks是七一年的!!!!

  苏美的故事在六三年!!!!

  人类历史长河几十万年,

  让我们先忽略这八年好不好🙏🏻

*一发完小甜饼🤪

*私设如山,设定苏美两个人在一起了并且同居了👌🏻

*昨天刚刚看完舅局,苏美是神仙💗

[月饼]大家中秋节快乐鸭![月饼]

-------------------手动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

在罗马广场附近的一家Starbucks门口,两个高大的男人面对面走着。

稍稍矮一点的男人向咖啡店门偏头说:

“SHALL WE?”

高一点的男人撇了撇嘴没说话。

矮一点的男人笑了,露出了他超级可爱的小虎牙,执意要在进咖啡店的时候把手搭在高男人的肩上。

在座不会都认为事情只是两人一起喝咖啡吧?

[一周前]

Napoleon觉得最近Illya太冷漠了。

不管Napoleon干什么,Illya都不会抬眼看一下,最多的回复是:

“Hm。”

Napoleon甚至,

他甚至,

让睡衣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然后躺在床上。

而Illya呢?拿着报纸径直走过床前。

Napoleon看着Illya的背影,用口型说了一句:

“FAQ!PERIL!”

Illya什么都不知道,只是过着自己沉闷爆炸的生活。

Napoleon觉得自己一定要引起Illya的注意,

他大眼睛一转,

坏主意就一个个的涌上心头,

他从中挑出一个最有杀伤力的,

并且当即执行。

他从床上下来,走出卧室看着Illya正在餐桌前看着报纸,他就背对着Illya直接脱掉睡衣,剩下光滑厚实的后背说了一句:

“我烧的那个磁带是假的,真的已经被我送回美国了。”

这个计划几乎是奇效。

Illya缓慢而震惊的抬起头,Napoleon可以从那浅蓝的眼睛中读出千言万语,但更多的是不可置信,

和骂这个该死的cowboy的话。

几乎是同时的,

Napoleon想躲,而Illya扑向了他,像他们第一次正式见面一样,只不过这一次,Illya没有想弄死Napoleon,而是把他压到了床上。

Illya的手已经开始颤抖了,眼前的世界又不太真实,他压抑着自己的怒火,说:

“真的吗?”

“当然。”Napoleon超级自豪的笑了,好像他的目标达成了。

确实,他要表演磁带已经到了美国,他应该为了完成任务而笑;

而Illya也终于理他了,这是长时间里Illya对他说的第一句完整的话。

Illya终于压抑不住了,和Napoleon大打出手,整个房间里都是家具碎掉的声音,除非是铁块,否则任谁也架不住这么壮实的两个人。

他们的楼下,是一个弱小的女生,

她气势冲冲的上楼,一脚把门踹开,大吼:

“你们两个消停会!我还没结婚!我不想这么快当两个巨婴的妈妈!”

“Gaby……他说他把磁带送回美国了。”Illya不置可否的说。

“那之前烧的那个?”

“是假的。”Napoleon笑着说。

本来Gaby也很着急,但是看到Napoleon的这个笑容,好像明白了什么,对Illya说:

“Illya你先消消气,我跟Napoleon出去谈谈。”

“嗯。”

Gaby和Napoleon站在门外,Gaby说:

“你为什么要骗他?”

“因为他好长时间没理我了。”

“SOOOO?你知不知道你俩打架这栋楼都会塌的?”

“我知道,但是Illya已经好久没理我了。”平时风流的Napoleon此时却不知道有多委屈。

Gaby像心疼自己儿子的老妈子一样,揉揉眉心说:

“我去和Illya说说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Gaby进了屋子,看见Illya气乎乎的坐在床上,就对他说:

“你信Napoleon说的话吗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你相信他吗?”

“曾经相信。”

“如果你始终没有理过他,他忍了你很久的话,那他的话就不一定可信了。”

Illya怀疑的抬起头: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我相信他也是迫不得已的,他只是要引起你的注意。”

“我?”

“你最近对他太冷漠了。”

Illya看向别处:

“我……”

Gaby看着他发出了“嗯哼?”的声音。

“我错了……”Illya像小孩子一样承认错误。

Gaby像看到孩子们终于握手言和的妈妈一样操心。

Gaby让Napoleon进屋,自己笑着下楼了。

接下来的事情,她一点都不想知道,一点都不想观摩,肯定少儿不宜。

后来,Napoleon和Illya又像以前一样腻歪,

他们最喜欢去罗马广场附近的Starbucks喝咖啡了。



-完-



大家!

中秋节!!

要快乐鸭!!!


【默桑】当你成为我的全世界(完)


听说我的默桑要成真,

开心的我都开始更新了👌🏻


*囚禁play +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

*心理医生默×公司老总桑(桑总的公司名不要在意。)

*严重OOC

*私设如山

*默桑!默桑!默桑!重要的事说三遍!不喜慎入!

*不知道怎么形容了可以说是刺激叭不太懂自己了。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手动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日子就一天一天过去了,Thomas跟以前过得一样。

唯一的不一样,就是他已经放下了出逃的念头。


可是平静的日子终究短暂。


有一天,电脑又如约关上了,门锁也响了起来,Thomas兴冲冲的冲到门前看看Freddie这一天过得怎样,

可是,

开门的人不是Freddie。


一个男人凶神恶煞的冲进门来,身上还有浓重的酒味。那个男人的眉眼虽与Freddie有些相似,可对Thomas来说,更多的是一种陌生,一种仇恨。


与Freddie温柔的眸子大相径庭。


Thomas还在想这个男人为什么会有Freddie家钥匙的时候,那个男人却动了手,他要控制住Thomas的手。


Thomas立刻开始反抗,但是常年不运动的他,终于吃了亏。

他的两只手护在头的上方,和那个男人拧着劲儿,满脸憋的通红,他心里最想说的话不是你是谁;不是你要干什么;不是放开我,而是:

“Freddie!”

但是他没有说出口,他不直道这个男人真实的身份,他怕会给Freddie引来什么麻烦,他只好咬着嘴唇,拼劲力气跟男人对抗。


五分钟以后,Thomas已经被绑住手脚扔在了沙发上。

这个男人轻车熟路的找到了Freddie家的啤酒,开始大口大口的喝起来。


一边喝还一边冲着Thomas大喊着:

“你谁啊?你怎么在我儿子家?”

“……”Thomas什么都不想说。

“我问你话呢!”说着男人就捏着Thomas的下巴使劲给了他一巴掌,可他打完又说道:“哟,不说话是护犊子吧,这是谈恋爱了呀,你别说,这小脸长得还真是挺精致。搁我我也喜欢。”


Thomas的半边脸已经红了,他瞪着男人,依然一句话不说。

他可以感觉到嘴里已经有了血的铁腥味,在男人面前将一大口血啐到了地上。


男人又喝了一大口酒,看到Thomas这样更加生气了。


“你别给脸不要脸,包~养你的人是我的种。你们就都该孝敬我!”

“那我真希望他没有你这样的爸爸。”Thomas终于开了口。

男人的气不打一处来,把手中没有喝完的啤酒使劲摔到地上,酒瓶子炸开,碎裂的玻璃片像刀枪一样危险,就像Thomas现在的处境一样,四面楚歌。


Thomas认命一样的闭上眼,却还带着那种不服输的怨气。


男人说道:

“你敬酒不吃,我就给你吃罚酒。”


就把Thomas拽起来扛在肩上走进卧室,把他一把扔在床上。


Thomas用尽自己可以用的方法挣扎,可是没有什么用。

他被吓得大喘着气,却依然仇视着那个男人。


男人不由分说的扯开他的白衬衫,凉风掠过Thomas的皮肤,可是他却觉得如刀割一般的疼。男人的手极其不安分的在他身上游走,他每一分每一秒都觉得恶心,可是没人来拯救他,不会像童话故事里那样,白马王子总是翩翩而至。


Thomas慌了,他真的很想Freddie,Freddie从来不会这样对他。



此时,门响了。


是Freddie。


Freddie发现门锁被开了,一拧门把手就可以进屋子,觉得不对劲,大步流星的冲进房子。


Thomas知道,是Freddie来了。


Freddie一进卧室看见此情此景,沉默的,怒气冲冲的,拽起Thomas身上的男人,

给了他两拳。


男人被他的两拳捶的坐到了地上,嘴里只发出像野狗一样“呜呜”的声。


他看见Thomas劫后余生一样的喘着气,只是盯着那个男人,胸前的衣服大开,气就不打一处来,

又给了他一拳。


男人被打的坐不起身来,Freddie才罢休。


Freddie把绑在Thomas身上的绳子松开,问他有没有事,再让他去外面。


Thomas出房间以后,在门外听着。

Freddie说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那个男人说:“不是万不得已我也不会来找你。”

“是啊,你平时小偷小摸把自己养活的不错,要不是我供着你吃喝玩乐,你指不定还记不记得你是我爸呢。”Freddie语气平静的可怕。

“你真tm不会说话。”

“是你不配当个人。”

“呸!不说别的,五千。”

“想得美。”

“怎么,是因为养了小老婆,连孝敬爸爸的钱都没了吗?”


Thomas听了这话很不舒服,他仔细一想,这说法没什么不对。可是他不甘心。


可他只听见寂静的屋里一声响亮的巴掌声,他知道是Freddie干的。


“你滚吧。”Freddie声音有些颤抖了。

“算你狠,以后我发达了,你也不是我儿子了。”

“那真是谢谢你了。滚!”


男人跌跌撞撞的打开了房间门,嘴里都是血,白了一眼门外的Thomas,又拿了一瓶啤酒,走了。



  • ⅩⅠ

Thomas冲进卧室,看见Freddie坐在床上,他就跪在Freddie旁边问:

“没事吧?”

“他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。”

“你放心,我不会在意的。”

“我……这就是我不跟你说我家庭的原因。”

“我明白。”

“那两个房间锁起来是怕他又来偷钱,我不是没钱给他,是不想给他。”

“嗯。”Thomas知道了Freddie的处境,“那你以后打算怎样?”

“只要他不来烦我,我也不会去找他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没事吧?”Freddie拿起Thomas的手,看着手腕上的勒痕。


Thomas赶紧把手抽回去说:

“没事。”


“你没被吓到就好。”

“你来了就好。”

“我今天打算给你做一顿大餐。”

“今天什么日子啊?”

“你猜啊。”


两个人都在夕阳的笼罩下,暖暖的笑起来了。


-完-




完结啦!!撒花!!!

【默桑】当你成为我的全世界

*囚禁play +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

*心理医生默×公司老总桑(桑总的公司名不要在意。)

*严重OOC

*私设如山

*默桑!默桑!默桑!重要的事说三遍!不喜慎入!

*不知道怎么形容了可以说是刺激叭不太懂自己了。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手动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新鲜感总会过去。


Thomas有些厌倦了,每天的生活都是处理公事,等Freddie回家。后来的他,脸上已经没了往常的笑容。


终于一天,Thomas忍不住了,他要找Freddie聊聊了。


“Freddie……我想出去看看……”

“这可不行,CEO先生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你会跑掉。”

“我不会。”

“你骗不了我。”


……


确实,Thomas只是个成天和公司的事业打交道的人,而心理学这方面他算的上是一窍不通。可谁让他遇上的,却是职业的心理医生。


“不行,我一定要离开。”

“你应该休息。”


Thomas忍着最后的怒火说:

“我,想,离开!”


Freddie脸上一如既往的笑容没了。

一句话都不说。

只是挡着Thomas的去路。


Thomas生气了,他用尽力气举起拳头挥出去,

Freddie随即偏过头捂着脸颊,嘴里还有血流出来。


可是Freddie没有还手。只是捂着脸看着Thomas。


Thomas受不了这种直穿灵魂的凝视,只慌乱的抢了Freddie的门钥匙和车钥匙,冲出房子,启动车子。他太想出去看看了,哪怕是回家。


在路上,

Thomas想的一直是Freddie捂着脸怒视着他的样子。

可五秒后,

Thomas终于参透了什么叫“鬼使神差”。


他掉头了。


他说不出来是什么让他掉了头,也许……


他知道,这一调头,就像是缓步走入深渊,他可能永远沉沦在深渊之中,眼中没了光芒。


但他在别的地方,又哪能体验到这样的呵护呢?

在他的世界里,只有官场的尔虞我诈和勾心斗角,体验不到一丝人情温暖。

他只在Freddie身边体会到了。


没人阻止他,他也没有停下,回了Freddie的家。



他竟然又乖乖的回来了。


Freddie还是坐在沙发上,只是手中拿着冰袋。敷着受伤的地方。


Thomas能明显的感觉到Freddie很生气。

他轻轻的用水打湿了毛巾,坐在Freddie旁边,帮他擦着血迹。


Freddie只是轻叹了一声:

“你怎么回来了。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
……


Thomas心里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,但现在更多的是愧疚。他觉得,Freddie没有错,是他太任性了。


Thomas一边为Freddie擦着嘴角,一边说:

“你并没有跟我说过你的家人。”

“他们都是故事的阴暗面,我跟他们已经常年不联系了。”

“我无权干涉你的私事。但那两个房间……”

“这也与你无关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再怎么说这也是我家。我在你眼中只是囚禁你的那个人和一个心理医生,其他的都是一些别的方面的……东西。”

“……”Thomas停下手,说,“给我治病的是你,让我改变的也是你,你还有什么是我不能知道的?”


Freddie听了这话抬起头来深情的盯着Thomas,眼中充满的是感激的光芒,好像Thomas是唯一一个想要了解他的人。


事实也确实如此。Thomas是第一个想要了解他的人。


但是很快这种眼中的光芒很快就消失了。

Freddie低下头:

“我不告诉你只是要保护你。”


“保护我?”Thomas觉得这不可思议,他认为什么事情都需要了解的透彻才有方法应对。


“先这样吧。”Freddie摆摆手,让Thomas不用再帮他擦血了,然后自己回了卧室上了锁。


Thomas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可是一定不简单。



-TBC-


大概快完结啦,做好心理准备。

🙏🏻🙏🏻🙏🏻🙏🏻

【默桑】当你成为我的全世界


*囚禁play +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

*心理医生默×公司老总桑(桑总的公司名不要在意。)

*严重OOC

*私设如山

*默桑!默桑!默桑!重要的事说三遍!不喜慎入!

*不知道怎么形容了可以说是刺激叭不太懂自己了。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手动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第二天Thomas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九点半了。


他第一个想法是,Freddie说过八点半开始有网络,他现在已经白白的少了一个小时。


他赶紧打开电脑,果然,助理已经发了成山似的邮件,他叹了一口气,揉揉眉心,便开始了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工作。


可是他从来没有放下过要逃走的念头。

他在一切他可以发出文字的地方发出了现在的情况,可是所有的网友好像并不太明白他现在所处的地方的真实性,都打个哈哈就过去了。

Thomas只好寄希望于警方的官网,可是不幸的是,他打都打不开,

而且好像所有的警方的官网,都打不开。


最毒Freddie心啊。


Thomas认栽了。


这时候,电话响了。

“不要试图报警。”是Freddie淡定的声音,好像他监视着Thomas的一举一动。

“我……”


Thomas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他现在过于复杂的心态,好像把他扯成了几个不同的人。

他想像正常人一样逃走,也想留在Freddie身边,但是不是以这种方式。


“我要继续工作了。”五分钟过去了,Thomas只说出一句这样的话。

“那我不打扰你了,另外,你一切的努力都将是徒劳的。”


Thomas头更疼了,Tom&Asa那么大的公司的CEO,却只能被囚禁在这个小地方,他在网上说什么别人都不信。

他暂时没有想到别的办法,只好先把手边的工作处理完。

他这一天连饭吃都顾不上。

很快,就到了十个小时。Thomas刚好处理完最后一件事,电脑就自动关机了。Freddie也恰好打开了门。Thomas冲到Freddie面前。


他刚想说话,却看见Freddie提起手里的一塑料袋食材,问道:

“今天还没吃饭吧,我给你做。”

Thomas想说的话被堵回去了,他木木的点了点头,如果不是Freddie回来,他都不知道到现在他都还没吃过饭。


原来Freddie不仅长得好看,身材好,性格好,脾气好,连做饭都这么熟练,

和活在“猪圈”里,对一些处理不好的小文件脾气就爆的不行的Thomas形成了巨大的反差。


很快,Freddie做好了饭,Thomas捂着空空的肚子坐到了饭桌前,Freddie坐在他对面。


“别看了,吃吧。”Freddie看着小馋猫,笑了笑。

Thomas嘴一抿,心一横,拿起叉子开始疯狂的吃。


Thomas一口下去差点没哭出来,在公司的这几年他天天吃的外卖,已经很久没有吃过热乎乎的饭了。


Thomas变得更加死心塌地了。



从此,Thomas就过上了被软禁的生活,每天机械的醒来,打开电脑开始十个小时马不停蹄的工作。


再等着Freddie回家给他做饭吃。


Freddie对他也是真的好,Thomas任何的要求都是有求必应,他知道Thomas虽然每天泡在公司的公事里,但是他一直有一颗少年爱玩的心。

Thomas会扭捏地说出他想要的各式各样的东西:吉他,游戏机,书籍……

Freddie会宠溺的微笑着帮Thomas结账。


但唯独两条Freddie无法同意:

让Thomas走;

让Thomas增加工作时间。


这可是Thomas最大的两个愿望了。


Thomas没敢说过这些愿望,他明白Freddie不会同意的,与其闹得不愉快,还不如先过几天安稳的日子。


不过有的时候,Thomas也是真心不想走。

Freddie总是能带给他一些惊喜。


比如他看见Freddie在挑家具的时候,总是挑一些简约大气的风格,就像他们自己一样;

比如当他发现Freddie会一些小把戏的时候;

比如他看到Freddie也有一颗孩子一样的心,总是会玩一些小孩子的玩意儿的时候;

比如在工作的Freddie格外的认真,皱起的眉头和思索的眼神,把笔放在嘴唇旁边……;

比如……


这样的小惊喜,Thomas是一个紧接着一个的发现。


他开始质疑自己了。


留下,被他控制;走,与他分道扬镳。


这是他仅剩的选项,他自己心里很清楚。


每次想到这里,他就什么都不管了,他要先耗到自己厌烦为止。

【默桑】当你成为我的全世界


*囚禁play +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

*心理医生默×公司老总桑(桑总的公司名不要在意。)

*严重OOC

*默桑!默桑!默桑!重要的事说三遍!不喜慎入!


---------------------手动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当Thomas醒来,世界都变了。


他躺在一张干净的床上,四周的环境已经不是Freddie的诊室,更像是……

谁的卧室。


而他自己,身上不能再干净了。只穿了一条白色的内裤和一件白色的衬衫。


他从床上窜起来,奔向房间门,打开了门,外面是干净整洁的客厅。雅致而富有个性的家具使得Thomas心里一惊。


不知道为什么,Thomas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:这肯定是Freddie家。

毫无根据的,但是这个想法却占满了Thomas的脑子。


不管是谁的家,出去才是最要紧的。


他用最短的时间给自己制定了计划:

先找裤子,

再找钥匙。


不幸的是,过了整整一个小时,他什么都没找到。但是他发现这个房子里有两个房间是上锁的。他不禁对这两个神秘的房间起了疑问。


不过,他还是一无所获,他有点泄气了,坐在干净的沙发上,抱着靠枕望向窗外,这才发现这座房子好像不在市中心或是郊区,

而是在……一个岛上……有一条路通向远方。可能是开向城市吧,Thomas想。


Thomas的手捏紧了抱枕,整个人在沙发上正襟危坐。

可能是太长时间坐在自己的大办公室里不运动,他这么坐了长达一个小时就累了,窝在沙发里眨了眨眼就闭上了。



Thomas再睁眼,眼前又变了。

他躺在床上盖好了被子,而眼前坐在床边的是,

Freddie。


这所房子的方位选的很好,夕阳的光柔柔的飘进来,落在Freddie浅浅的酒窝上。

Thomas又看入迷了。


他废了五牛二虎之力才把自己从沉迷于Freddie的幻想中拔出来。

整个人一下子窜起来死死靠在墙上。


问了一句:

“Freddie?果然是你?”

“你猜到了。”

“这家具看一眼就知道是你。”

“不愧是大公司的老板,你看人很准。”


“我为什么会在你家?”

“治疗。”Freddie说道。

“我还有公司。”

“卧室的电脑,每天可以用十个小时,不能再多了,到了时间我会断掉网络。”

“不可以,我的事情很多。”

“这是治疗的一部分。”

“我没有要求这样的治疗。”

“没有吗?没人说过你的眼睛很清澈吗?它告诉了我一切。”Freddie浅蓝的眼睛深沉的像死水一样。

“我……”Thomas此时澄澈的眼睛里,多了一层愤怒,Freddie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温文尔雅。


“我可以报警。”

“你会吗?”Freddie抬眼看着Thomas。


Thomas心虚的低下头,咽了一口唾沫,深吸了一口气,再抬头:

“为什么不呢?”


Freddie又笑了,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。那眼神坚定,又带着些挑衅,直穿Thomas的每次心跳。


好吧,他赢了。


Thomas把脸偏向一边,用手胡撸胡撸头发,摇了摇头。


又说:

“这不正常。”

“没有人知道,你的手下都以为你去度假了,你自己习惯以后,世界依旧照常。”

“我不会习惯的。”

“你已经开始变了。”


Thomas一怔,Freddie猜人怎么可能这么准?

他的心里已经浮起一股奇怪的感觉了,

他的心里像是……

他期盼着,被Freddie这样对待,

他有理由远离把自己气的头昏脑涨的一份份文件,

他可以继续住在这个还有着新鲜感的房子里,

他还可以,看见Freddie。


Thomas垂下头。


Freddie站起来,让他躺好盖好被子,说:

“你今天需要继续休息,明天八点半开始你有十个小时的时间处理你的公事。”


Thomas一句话都没说,只是怔怔的盯着Freddie,看着他点起香薰,再一步步迈出卧室。

Thomas放空了自己,不一会,就又睡着了。


-TBC-


难产儿子们终于生出来了啊!

上一话链接http://zhanghaoyu2015.lofter.com/post/1dd462b9_12a2e869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