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至

🙋🏻‍♀️戳置顶啊啊啊~~小仙女们!!!🔮

✔️【郅摩】失足♂少男



古风au
略ooc,李郅略黑化(就是变得更色情了🙂)


*☼*―――――*☼*―――――*☼*―――――*☼*―――――

萨摩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心情不好,他有点搞不清楚……说白了,自己到底是喜欢男的还是女的。

“嗯!我一定喜欢女生!嗯!”他开始了无谓的麻痹自己,“啊!李郅!你怎么能这样呢!我怎么就是忘不掉呢!”

对于自己的没出息,萨摩一边喝酒一边捶胸顿足。不管四娘怎么喊他的名字,他就是要把自己锁在房间里,最开始,四娘喊他只是因为他不干活,后来是因为担心他,长期饮食不规律对萨摩也不好。
“萨摩!你已经三四天没吃过东西了!快吃点儿吧!”四娘在门外担忧地喊着。
“嗯……”萨摩有气无力的喊着,不知是饿的还是被这烦心事烦的。
“哎……真不让人省心……”四娘把饭放在萨摩卧室门口就走了。
萨摩目不转睛的盯着窗户,他记得,他那晚听李郅胡说八道,他记得,他记得,他什么都忘不掉。

“怎么办啊……”他终于打开了房门,外面已是明月朗朗,繁星灿灿。他靠在栏杆边,双手交叉抱在胸前,几天没有梳洗,他脸色已然有些沧桑,看着天空,双目无神。
四娘靠了过来说:“怎么?什么事这么烦心?”
“四娘……你说,喜欢一个人是怎么样的啊……”萨摩把憋在心里已久的问题问了出来。
“怎么啊?发春啦?”四娘说这句话只是为了活跃气氛。
“不不不……如果……我喜欢的人……和我……同性……我在你们眼里会不会是个怪物啊?”萨摩的语气里充满了担忧。
“哼哼,小孩儿……想什么呐,这是哪,是什么时候啊?大唐盛世啊!什么人容不下?还害怕你这……”说着把正红色的扇子搭在萨摩鼻尖,“小小妖怪?”

“但愿吧……”萨摩望着漫天星辰,好像陷入了自己的思考。
“但……你可告诉我,这让你牵挂之人,可是谁?”八卦是女人的天性,四娘也不例外。
“我跟你说了,你能保证不让第三个人知道吗?”
“当然!我公孙四娘是谁啊?绝对守口如瓶,听了以后就烂在肚子里。”
“是……哎呀……说不出口……”
“那让我猜上一猜………可是,大理寺少卿--李郅?”公孙四娘的眼睛好像能看透旁人一般的澄澈。
“你怎么猜的?”萨摩有些惊诧。
“哼,就你对李郅的态度,猜不出来也难啊。”

听完这些,萨摩不知怎么意志更加消沉了。

“李郅……你真的……在意过我吗?”这是萨摩经常自言自语时的一句话。

第二天开始,萨摩又把自己锁在屋里,谁也不见,他还是不能接受自己喜欢一个男人的事实。

怎么解决……

“去平康坊!移情别恋就好了!”显然,他有点自暴自弃。

[平康坊内……]

“小哥!看你生得好生俊俏……”
“来吧~一起来玩玩吧~~”
“……”
平康坊里的姑娘多的让人眼花缭乱,但萨摩什么都听不进去,他心里,只是满心满意的李郅。

因为常日喝酒,萨摩未进楼门,就先醉了,趁着酒疯,大喊:“来吧姑娘们!你们来陪小爷我,我给你们好多好多的钱!好多好多……”
说着说着,萨摩却哭了,这些钱都是当时从李郅那里抢来的,自己怎么也不敢花,如今,还是断了这个念想好。
萨摩身边坐了众多的姑娘,她们个个生得动人,长得漂亮。
萨摩不多言,只是一边笑一边与姑娘们喝酒。

[凡舍内……]
“四娘,可曾知道萨摩去了哪?”李郅好像很着急的样子。
“不知道。”四娘还是要遵守自己的承诺。
“那……谢谢了……”没多说什么,李郅又冲出了凡舍。
四娘自顾自的嘀咕:“萨摩啊,你恐怕是多虑了。”

李郅还是在满处打听萨摩的下落。
突然,他看听到有街上的路人在议论:
“你说这大名鼎鼎的名侦探萨摩多罗,如今是如何沦落到去青楼的地步的?”
“是啊,他当初于我家也是有恩的,真是可惜啊。”

“萨摩……在青楼?”李郅好像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般。疯狂向平康坊冲过去。

进了平康坊,他也不在意一拥而上的姑娘们,只一心一意的问:
“萨摩多罗呢?”
“萨摩多罗呢?他在哪?”

那些姑娘听清了他的要求,就散了,
一个男人,
来青楼,
找另外一个男人?

在最角落的房间里,李郅听到了萨摩的声音,也顾不得什么了,他一脚就把门踹开了,里面的人都很震惊,尤其是萨摩。
“李……李郅?你来干嘛?”
“你说呢?”李郅的语气中充满埋怨。
“我哪知道啊?”萨摩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希望把李郅气走,“我现在都沦落到逛青楼的地步了,您堂堂大理寺少卿就不必再踏足这种地方了吧。”
“……萨摩!”说着偏头朝向那些姑娘,“你们都给我滚出去!”
“慢!怎么?你李郅与我何干?怎么管到我头上来了”萨摩用他那一双撩人的眼睛瞄了一眼李郅。
李郅瞬间语塞了,是啊,他与萨摩多罗本无关系,要不是为了探案,他们才成为了主雇关系,现在,他们什么都不是。

“萨摩……不啊……咱们……咱们怎么没关系了呢?”李郅还是想挽回。

“哼,请吧,今生今世,我们永无关系!”

“萨摩多罗!我只是想和你说句话。”李郅退了一步。

“好吧……那姑娘们,你们先走,一会再回来找我啊!”他尽量装出自己能做到的最花心的样子,他知道,这不是在蒙骗李郅,实在蒙骗自己。

姑娘们都走出了房间,只剩下李郅和萨摩两个人。

“你是在躲着我吗?”李郅一问就问到了关键点。
“是!那又怎么样?我就是忘不掉你!我怎么样脑子里都是你!我不知道该怎么办!只好跑到这里来寻求别的事可以转移我的注意力!”萨摩说完这些话更是无奈,他自认为很自卑。
“没有啊……我也……我也是啊……我也没办法忘掉你……”李郅也终于放下了一贯的架子,敞开了心扉。
“哼,我萨摩多罗过得很好,自然不需要你的怜悯,该说的我都说了,您请回吧。”
“看来你不识好歹啊!”李郅被他激怒了。

李郅站起来,顺便用有力的右手抓起萨摩的大臂,萨摩整个人都被拽了起来,这半头的身高差可不是吹的。

“哎哎哎!你干嘛呀!疼疼疼!”萨摩喊了出来。
“让你尝尝什么叫更疼!”李郅发了狠话,把萨摩甩在了床上。
“诶!干嘛!”萨摩对于李郅要干什么还是不了解,只是知道,不会有好事发生。
“你猜吧。”跟着的便是一声冷笑。

但是,萨摩突然觉得有点不适,他觉得浑身像火烤一样燥热,眼前的一切也看不太清楚了,只知道眼前的人是那个自己朝思暮想的人,便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“酒……酒里……”萨摩突然的异样让李郅担忧。
“酒里怎么了?”
“酒里被下药了!热!李郅……热!”
“怎么会这样?”李郅还是很担忧。

“李……李郅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我要……你……”萨摩多罗终于敌不过自己的意识,把双臂缠上李郅的脖子。
李郅便红了眼,一把扒下了萨摩多罗的衣物。因为几天作息不规律,他的衣物根本没有整理过,只是胡乱搭在身上,一扯就都掉了。
萨摩本来还想挣扎,可耐不住这如浪涌般的情欲和李郅温暖的手掌。
李郅发现怀中的人儿还是那样的白嫩,但却变得如此的消瘦,着实让人心疼。还没怎样,怀中的人又开始呻吟着:
“难受……李郅……帮帮我吧……”
“这还不容易!”

李郅杀红了眼睛,脱了裤子直接顶了进去,萨摩后悔了,因为太疼了。
“啊!李郅!疼!”
“反悔也来不及了!”李郅说着用了更大的劲。
“嗯……我不要了!……啊……啊哈…………”萨摩眼睛也睁不开,只知道不适应。
“忍着点啊。”
“啊……不行了,太难受了……太大了……”

萨摩喊了十几声后,便不再叫唤了,适应了李郅,也适应了现在放荡的自己。

两个人再怎么闹腾也没关系,毕竟这是平康坊。

“那……如果我说……啊!我……我喜欢你……你会怎样啊?”萨摩眼角已经有些泛红,却还是执着于此。
“还能怎么办?跟你在一起啊!”
“真……真的?”萨摩语气中带了一丝欣喜。
“嗯。”


当姑娘们在进门的时候,只看到两个男人抱在一起,她们什么都不想知道。

(*ゝ_○・*)ノ=f=i=n=i=s=h=============(*ゝ_○・*)ノ=f=i=n=i=s=h=============

最近看热血长安上了瘾,写的不好请多担待☺️☺️

评论(3)

热度(61)